Category Archives: 窗外事

#TrumpGoneScottyNext

#TrumpGoneScottyNext 这个标签成了推特澳洲区的热词。

Scotty是澳大利亚自由党的党魁,即澳洲的总理Scott Morrison。这个家伙澳洲下院议员出身,曾经做过内政部长,干过移民部长,财政部长之类的大官,官场老手。2018年,澳洲“政变”,左右逢源的他成了自由党内部妥协的产物,当上了澳大利亚第十七任总理。

澳洲内阁制,议会多数党领袖即是国家总理。Scotty意外胜出之前,执政党内部一有不爽就搞投票换领袖,党的领袖一换,澳洲就得换总理,过往的十年间澳大利亚一共换了6任总理。这家伙上台后,于公于私,抬高了党内选举的门槛,因此才得以坐在首相位置上至今。

我一个中国人,看他面向和善,并没有什么恶感,可是我认识的澳洲人对他却不以为然。泰国不是现在正在闹革命吗?导火索大概就是泰王疫情期间跑到德国花天酒地不理民众死活。Scotty虽然没有泰王那么嚣张跋扈,然而去年12月澳洲那场举世瞩目的山火期间,Scotty悄咪咪地溜到夏威夷度假去了,引发了不少民众的抗议。本来谁也指望总理亲自去灭火,他也公开道歉了,然而国难当头政府首脑不忘度假,也算民主奇观之一。今年七月份,澳洲疫情正是最严重的时候,这个家伙又又又跑去度假了。面对公众质疑,总理先生说他需要花些时间陪伴家人。有国无家?我呸!苟利国家生亦死?什么玩意!

对待家人十分温柔的Scotty及其所在的自由党对待难民十分强硬,非法难民被捕之后会被关到圣诞岛之类的离岛难民中心。有诸多新闻报道,难民经常受到非人对待,时有死亡发生。

Scotty似乎对他的人民不怎么上心,可是巴结Trump是奴才像十足。外交上跟川普亦步亦趋,有时甚至有邀功取宠之嫌,我相信经常关心中澳关系的同学们想必印象深刻。

这样的政客还能执政几年?我不知道。我确定的是Twitter的热搜并不能把他们赶下台。

民国亡了

小时候,我常听奶奶和她的同代人说故事。但凡说到日期年份,用的还是民国的纪年,比如说起她的生日从来都是民国16年。

传闻退守台湾后的1950年,蒋介石对着民国的逃兵们愤懑地说:

“我们的中华民国到去年年终就随着大陆沦陷而已经灭亡了!”

且不管这传闻的真伪,总之台湾扛着青天白日旗一直到昨日。

蔡英文在昨天的选举中拿到了破历史记录的选票,吹枯拉朽一般获得了连任。不仅如此,她所属的台独政党也再一次取得了多数席位,拿到了绝对的立法权。从今天起,这个勉强延续109年的国号总算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取而代之的是蔡英文口中的“中华民国台湾”,她大概还没胆子完全摘掉青天白日旗,但是绝口不提、束之高阁却也是必然。

我前晚看了韩国瑜的造势晚会,我想一个选前之夜传唱《古月照今尘》的候选人绝非中华民族的敌人。很多人说他是“韩四靠”,我是不以为然的。我以为政敌是其他政党的敌人,绝非民族的敌人。如今韩四靠在多数暴力的台湾政体下已无依靠。守着一片绿地,恐怕难以耕耘,最终也只能惨淡收场。 他所属的政党,终于咽气了死透了,尸身上的绿苗初现端倪。

奶奶离世已经十年有余,想必这个世道上也只剩下两千来万各怀鬼胎的人们还会用民国记年。百年民国,荆棘满路,可谓是中华民族的苦难写照。奄奄一息,今日终于毙于寄生虫,我为她感到不值。如今民族再无其他选项与寄托,只盼我党能继往开来,“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

古月照今尘
一部春秋史 千年孤臣泪
成败难长久 兴亡在转瞬间
总在茶余后 供予后人说
多少辛酸话因果
百战旧河山 古来功难全
江山几局残 荒城重拾何年
文章写不尽 悠悠沧桑史
悲欢岁月尽无情
长江长千里 黄河水不停
江山依旧 人事已非
只剩古月照今尘
莫负古圣贤 效历朝英雄
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

OpenVPN over Shadowsocks

回国后,发现连不上公司的vpn服务器,怎么折腾都不对,突然想到是墙的问题。

openvpn client自带的socks proxy功能不管用,这个时候需要在openvpn的配置文件里面加上两句:

socks-proxy 127.0.0.1 1080
route ss-server-ip 255.255.255.255 net_gateway

重连之后openvpn的数据传输会经过ss加密,墙就识别不了了。

警事一则

前天晚上一架直升机在家门前的海面上盘旋了半个小时,呼啦啦的好不烦人。估计是有人落海了,他们大概在搜救吧。

原来是沙滩上发现有遗落的潜水装备,遂怀疑有人潜水失事未归,这才出动直升机沿着海岸搜寻。一开始觉得他们未免太大题小做了吧,仔细一想有这样的警察在,安全感也仿佛多了许多,谢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