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的一夜

又到了季节轮换的时候,海岛的天气变得天气非常不好。上一秒还是阳光普照,下一秒可能就是阴云密布狂风骤雨。

昨夜睡觉前,一轮新月挂在天空上,黯淡的星光四散,春天的海风冰凉凉。我照例要带着狗狗们到后院上厕所。Lucy在我催促下伸了一个大懒腰,极其不情愿地从窝里爬出来,晃晃悠悠地跑到院子里的草坪上象征性地趴了一趴,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尿出来。

也不知道是半夜什么时候,我听到隔壁Lucky冲出房间的声音,边跑边旺旺大叫。跟着就是猫咪大叫的声音,OMG,这只傻猫又跑到楼上来了。这只猫是小姨子养的一只我也分不清品种的猫。小姨子大学毕业待业住在我家楼下的客房里,她养了这么一只不受我待见的猫。都住了半年了,到现在还跟我亲近,每次经过它,它都爱搭不理,摸摸它吧,它就咻的一下躲进床地下或者钻进柜子里。我还是真是不理解这些爱猫人士,养这么一只祖宗供起来图什么呢?

话说猫叫声仿佛从客厅传来的,我想要不起来看看?但是又想,让Lucky给它一点点颜色看看也行,打吧,反正又打不死。猫狗大战短暂而迅速,我听见Lucky轻快地跑进他的房间,就知道他没吃亏,真想起床拍拍他,给他一点点鼓励,可是这被窝太暖,懒得起来了。还好!宝宝没有被吵醒,要不然这个夜晚可真是太热闹了。

第二天,小姨子一早就看在洗床单,我说,哟这么勤快啊。她哭着一张脸,昨晚”HAPPY”打架你没听见吗?HAPPY吓坏了,拉在我床上了。

幸亏娃娃没有醒。

胡思乱想

我老婆孩子都是澳洲籍,我还拿着中国的护照。目前似乎并没有不便,相反回国反而不需要申请往来签证,方便许多。本来心想东奥之后国境能开放,现在看来不过又是泡影一场。今年以来我一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世界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发生一场巨变。尽管我并不信奥运魔咒的存在,但是就是感觉倒数十几天之后的东京奥运将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希望自己是新闻看多了的忧虑症发作,否则依照澳洲那几个傻逼政客的傻逼操作,天知道我会不会成为海外孤忠。

新州昨天新增了112个Covid确诊,而且据说大概率是Delta变种,而塔岛已经许久许久没有社区病例了。任凭岛外风云变幻,塔岛依旧是风平浪静的世外桃源,小岛防疫只有封关一招便够用,只是继续这样反反复复地开开关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