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21

四月满月

2021年4月

其实我写了好多关于女儿出生的文字,只是因为太忙,一直捱到她满月还没有写完。

小朋友长得比我的笔头快,第三周检查的时候,护士说她已经是一个很强壮的宝宝了,因为当时她已经能够趴着抬起头了。满月之后,她仿佛是突然进化了:能够主动地笑,看到狗狗靠近会紧张,夜里能睡五个小时以上的整觉了,终于把我从第一个月的缺觉抑郁中解放出来。孩子她妈头一个月的时候奶水不太足,老是感觉她没有被喂饱,我母亲说应该给她喂奶粉,我试着喂了大约两周,可是牛奶引起的涨气比缺奶更让人头疼,哭闹不止,好在我们及时止损,返回到母乳喂养这条正确的道路上来。

奶水不足怎么办?我老婆没有喝什么浓白的汤,我们几乎没有遵循任何中国的坐月子传统。吃还是吃的孕期三餐,鸡蛋吃很多,牛奶喝很多,水喝很多,菜里该放辣椒就放辣椒,该放酱油就放酱油,除了没有喝酒,真的是百无禁忌。这里要特别感谢两位Sunny。第一位是youtube上的Sunny Huang,以为来自美国的哺乳顾问,感谢她的视频,让我们破除了各种迷信谣言,走上科学育儿的路。第二位是老婆的闺蜜Sunny,她无私地贡献了自己退休的产科妈妈,陪着我们度过了最艰难的第一个月,让我们摆脱了直男式的育儿方式指明了精细喂养的方向。此外,老婆用power pumping这种方式成功地把奶水从几十毫升追到现在轻松喂吐的水平。做母亲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肚子上挨刀,上尿管,行动不能,忍着剧痛坚持母乳喂养。好在我们算是熬过来了。

回声

我犹记得少年时夜半蒙在被窝里听这张专辑的情形,那时候觉得普天之下大概只有三毛才能算是知己,而那时她已死去多年。

今天看到我老婆在朋友圈分享的一片鸡娃文章,突然又让我想起当年的岁月以及这一张许久没有听过的专辑。此时再听到齐豫唱”哪家的孩子不上学,只有你自己最了解”,再听三毛用不太普通的国语念出来的独白,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不够老。

流落在外许多年,想一想,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没有一本三毛的书,好遗憾。愿她在天上一切平安。

希望以宁将来也至少读一读她的《雨季不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