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

我犹记得少年时夜半蒙在被窝里听这张专辑的情形,那时候觉得普天之下大概只有三毛才能算是知己,而那时她已死去多年。

今天看到我老婆在朋友圈分享的一片鸡娃文章,突然又让我想起当年的岁月以及这一张许久没有听过的专辑。此时再听到齐豫唱”哪家的孩子不上学,只有你自己最了解”,再听三毛用不太普通的国语念出来的独白,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不够老。

流落在外许多年,想一想,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没有一本三毛的书,好遗憾。愿她在天上一切平安。

希望以宁将来也至少读一读她的《雨季不再来》。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