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aiwan

“斗一斗乱臣贼子牛鬼蛇神”?

我小时候偶尔看一下凤凰卫视的「新闻骇客」,对主持人的过往背景一概不知。反而到了国外,会经常听赵少康主持的广播节目。喜欢他读新闻的声音,也很欣赏他的人生阅历,听节目就像听一个长辈谈他对世界的看法与观点,尽管我不认同的地方有许多。

今天赵少康宣布他要重回国民党了,在台湾,他这种人物回烂透了的国民党当然不会就为了当一个普通党员,我跟很多人一样,认为他是为了参选2024年所谓的“中华民国总统”。我今晚刚好听到他在广播节目里解释这个事情:

去年选“总统”失利继而被台独势力合谋罢免的高雄市长韩国瑜,去年九月份就主动联系他让他复出政坛,说些什么民生凋敝,绿党作乱云云,就差没说“先生不出奈苍生何”了。被劝进的赵先生扭扭捏捏小半年,今天才开记者会公开证实了这个消息。

我想假如说川普没有落选,他还会出来吗?大概率是不会的,因为伪总统能不能当选需要美国摸头首肯这在台湾是半公开的秘密,川普亲睐的大概率会是绿党那样的狗奴才。这并不是说赵是一个反美的人,相反他是一个极度亲美的人。而如今的现实是川普落选了,与川普高度绑定的绿党蔡政府把新当选的拜登得罪个透,这个时候有一个靠谱的亲美的人主动跳出来当新的代理人难道不是正中美利坚的下怀吗?

如果说果党有生存危机,那无疑2016年那次是最致命的。赵如果真有解救苍生的使命,那个时候似乎更应该出来,而不是在数个候选人之间左右逢源玩横跳。如今2016至今,果党算是已经奄奄一息。这个时候赵跳出来,我看不过是像当年脱离新党的那样,食腐旧疾复发,妄图在鲸落里博一把的手段罢了。

民国亡了

小时候,我常听奶奶和她的同代人说故事。但凡说到日期年份,用的还是民国的纪年,比如说起她的生日从来都是民国16年。

传闻退守台湾后的1950年,蒋介石对着民国的逃兵们愤懑地说:

“我们的中华民国到去年年终就随着大陆沦陷而已经灭亡了!”

且不管这传闻的真伪,总之台湾扛着青天白日旗一直到昨日。

蔡英文在昨天的选举中拿到了破历史记录的选票,吹枯拉朽一般获得了连任。不仅如此,她所属的台独政党也再一次取得了多数席位,拿到了绝对的立法权。从今天起,这个勉强延续109年的国号总算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取而代之的是蔡英文口中的“中华民国台湾”,她大概还没胆子完全摘掉青天白日旗,但是绝口不提、束之高阁却也是必然。

我前晚看了韩国瑜的造势晚会,我想一个选前之夜传唱《古月照今尘》的候选人绝非中华民族的敌人。很多人说他是“韩四靠”,我是不以为然的。我以为政敌是其他政党的敌人,绝非民族的敌人。如今韩四靠在多数暴力的台湾政体下已无依靠。守着一片绿地,恐怕难以耕耘,最终也只能惨淡收场。 他所属的政党,终于咽气了死透了,尸身上的绿苗初现端倪。

奶奶离世已经十年有余,想必这个世道上也只剩下两千来万各怀鬼胎的人们还会用民国记年。百年民国,荆棘满路,可谓是中华民族的苦难写照。奄奄一息,今日终于毙于寄生虫,我为她感到不值。如今民族再无其他选项与寄托,只盼我党能继往开来,“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

古月照今尘
一部春秋史 千年孤臣泪
成败难长久 兴亡在转瞬间
总在茶余后 供予后人说
多少辛酸话因果
百战旧河山 古来功难全
江山几局残 荒城重拾何年
文章写不尽 悠悠沧桑史
悲欢岁月尽无情
长江长千里 黄河水不停
江山依旧 人事已非
只剩古月照今尘
莫负古圣贤 效历朝英雄
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