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life

春天来了

Pi

Baby is not stupid

早上送女儿去托儿所的路上,经过一辆开着警笛的警车,她聚精会神地盯着看。不一会儿,警车没影了,她就开始大声哭起来,感觉都快要挣脱安全座椅了。

人畜无害

几天复活节假期总算过去

:<<<

Lucy

Lucy已经得救了,花了不少钱。

北京搬运工

北京一位搬运工确诊了,官方随后公布了他的生活轨迹:

吃饭

你以为是听到什么好玩的笑话她才兴成这样,实际上是看到了我手上的草莓。老婆总是抱怨她那么能吃,这么小的一个人怎么就是喂不饱?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她就变得非常急躁,唧唧咂咂像是有人跟她抢食一样,连饿了一天的狗狗都不会这样。

STEP 1 Love yourself

Happy Girl

我们又住院了,不过不是去治病,而是去做睡眠训练。 这个视频就是随手在医院抓拍的几段,看得出来她真的是一个happy girl。她逢人就笑,医院的护士都好喜欢她。 我之前是不相信婴儿睡眠训练的,可是五个晚上下来,她现在晚上居然能从8点睡到第二天早上。

一起看海

Getting lost

突然间觉得好人都死绝了,有良心的人属实不多。

辞岁

辞岁是我们老家的习俗。年三十的上午,同家族的男性成员会相约一起拿着铁锹、锄头、香火鞭炮和纸钱一起去拜祖坟。我家的祖坟在一条乡村公路旁边的农地旁边,小时候的我甚至都没有见过埋在黄土下面的人。只知道高处的两座矮矮的坟头是曾祖父母,他们的坡下面稍低处埋着的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祖父。祖父身旁几步开外的低洼处是因病长眠的二伯父。后来大伯父在他二弟的墓地旁边种了两株松树,堂哥堂姐又简单地用土围起一块两三米开外的小墓园。如今墓园里面松树成材,一左一后守护着眼前的坟莹与土地。

被偷走的一年

今年年初二月春节期间,我老婆回国去了,我和两只狗狗留在澳洲。彼时正是山火肆虐的盛夏,隔三差五能闻到弥漫在空气里树木焚烧的味道。山火烧起来,浓烟蔓延数公里不算特别罕见的情景,有时甚至能顺着气流蔓延到彼岸的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