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3 of 6

三无岛

最近一段时间平静了一多年的台湾疫情,终于爆了。 我跟一个台湾人聊过这个,他们仿佛真的相信台湾人拥有天然的新冠抗体,极度抗拒民进党政府掩盖疫情的嫌疑。 如今每日新增数百例,死亡率已经超过了全球平均值,他们依旧不相信疫情其实一直在岛内蔓延。盖子被掀开了,谁也没胆子往深渊里面看一眼。不过话说回来,也许对岸的政府跟民众一样,也相信岛内有妈祖庇护,新冠绝无可能在岛内大流行,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白白浪费了一年多时间,什么准备都没有。病毒检测没试剂,医院没病床,预防没疫苗,简直一个三无岛。 好笑的是跪台办热脸贴冷屁股,无偿援助疫苗的意愿不仅被打脸,而且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日本人送了一百多万剂自己不用的AZ给台湾,台湾人千恩万谢,什么肉麻的话都敢说,什么恶心的事情都敢做;美国承诺给他们七十多万剂moderna,台湾人从上至下十分感动,就差以头抢地了。联想到半导体芯片最近的涨价潮,我感觉无论日本人还是美国人心里想着的绝非是所谓的“爱与回报”,而是忧心岛内倘若崩溃,危及到的是他们的半导体产业。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居心到底何在谁也没办法知道。这让我想起史记里面子贡的故事,所谓“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如今世界乱成一锅粥,子贡不知在何处偷笑?

四月满月

小朋友长得比我的笔头快,第三周检查的时候,护士说她已经是一个很强壮的宝宝了,因为当时她已经能够趴着抬起头了。满月之后,她仿佛是突然进化了:能够主动地笑,看到狗狗靠近会紧张

回声

我犹记得少年时夜半蒙在被窝里听这张专辑的情形,那时候觉得普天之下大概只有三毛才能算是知己,而那时她已死去多年。 今天看到我老婆在朋友圈分享的一片鸡娃文章,突然又让我想起当年的岁月以及这一张许久没有听过的专辑。此时再听到齐豫唱”哪家的孩子不上学,只有你自己最了解”,再听三毛用不太普通的国语念出来的独白,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不够老。 流落在外许多年,想一想,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没有一本三毛的书,好遗憾。愿她在天上一切平安。 希望以宁将来也至少读一读她的《雨季不再来》。

还挺有意思的

前有称病引退的首相后有失言辞职的主席,最后抗大梁的还得是个半边天。一亿国民总玉碎,竟无一人是男儿。

辞岁

辞岁是我们老家的习俗。年三十的上午,同家族的男性成员会相约一起拿着铁锹、锄头、香火鞭炮和纸钱一起去拜祖坟。我家的祖坟在一条乡村公路旁边的农地旁边,小时候的我甚至都没有见过埋在黄土下面的人。只知道高处的两座矮矮的坟头是曾祖父母,他们的坡下面稍低处埋着的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祖父。祖父身旁几步开外的低洼处是因病长眠的二伯父。后来大伯父在他二弟的墓地旁边种了两株松树,堂哥堂姐又简单地用土围起一块两三米开外的小墓园。如今墓园里面松树成材,一左一后守护着眼前的坟莹与土地。

A $50000 mistake

About two months ago, I made a mistake while programming invoicing system that was causing about $50,000 lost to my company. My boss was very angry about it…

“斗一斗乱臣贼子牛鬼蛇神”?

我小时候偶尔看一下凤凰卫视的「新闻骇客」,对主持人的过往背景一概不知。反而到了国外,会经常听赵少康主持的广播节目。喜欢他读新闻的声音,也很欣赏他的人生阅历,听节目就像听一个长辈谈他对世界的看法与观点,尽管我不认同的地方有许多。

冲塔

日前读到Bloomberg的一篇文章, 说的是著名新加坡燃油交易公司“兴隆”参与赌博最后欠下数十亿美元债务继而倒闭的故事。 去年也就是2020的一月份,武汉封城抗疫的至暗时刻。远在新加坡的兴隆集团老板林恩强认为自己看到了低迷油价的拐点。林认为中国体制能够应付新冠的传播,中国抗疫成功之际必是油价反弹之时。 于是他就赌死对面没有买活,拿着全部身价All in了。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林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尾。除了中国以外,全球主要的耗油大国,美洲欧洲全部扑街。 所以说,99%的正确不如100%的错误并不全然是谬论。

以宁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

电台节目

彼岸的大国里,自由民主选出来的大统领被社会性死亡,新皇在数万名士兵的簇拥下今日登基。紧急状态下的首都被路障切割成宛若战区。病毒没有达成的成就,被政治捷足先登。推特脸书封禁的选民,挤爆了俄国人做的Telegram。2020已经足够糟糕,2021就这样在光怪陆离的氛围中登场了。

车祸

有一天她值班到很晚回家,才知道学校白天组织学生们出去玩,返程的时候学生们目击了一场车祸,就是学校的大巴路过了一个车祸现场而已。按照学校的规定,老师就得挨个给学生家长通报情况,如果学生的情绪因为看见车祸出现起伏,拜托家长要协助学校做好学生的心理辅导。我十分不以为然。这些每年交五六万澳币学费享受精英教育的后浪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场车祸就需要搞心理建设?真真是小题大做,颇有浪费教育资源的嫌疑。

被偷走的一年

今年年初二月春节期间,我老婆回国去了,我和两只狗狗留在澳洲。彼时正是山火肆虐的盛夏,隔三差五能闻到弥漫在空气里树木焚烧的味道。山火烧起来,浓烟蔓延数公里不算特别罕见的情景,有时甚至能顺着气流蔓延到彼岸的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