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去吧

俗话说,靠海吃海。住在海边未必有吃不尽的海产,靠海而居却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我家离海滩大约需要步行10分钟。如果刮风,甚至还能在院子里清晰地听见海浪拍打声。我以前常常想,住在海边耶,可以天天去游泳了耶。但是事与愿违,这个岛,水太冷夏太短。我游了几次,往往体力尚未耗尽,头已经被海风吹得痛到不行。

家里的小狗Lucky今年则爱上了游泳,就连一直着迷的Ball Fetch也好像渐渐没了兴趣。最近散步的时候,它常常把我往海滩上领,到了海边就变得兴奋难当,尾巴摇得像风扇一样。我如果心情好,会放它下水玩一会。甩一根树枝下去,它游过去叼上岸,乐此不疲。

Helen一直在她学校的泳池里面游泳,花了大半年时间学会了各种泳姿。并且安利我说泳池游泳的好处。像她那样的旱鸭子不会了解像我这样在长江边、千湖之省长大的孩子对泳池的厌恶之情。我说你得去海里面,迎着海浪还能游起来才算真正学会了。潜下水去,看到的是晶莹剔透的沙粒,浮上来则是一望无际的海平线。

今年夏天已过去一半,白昼渐短,慢慢地分分秒秒夏天就要过去了。

民国亡了

小时候,我常听奶奶和她的同代人说故事。但凡说到日期年份,用的还是民国的纪年,比如说起她的生日从来都是民国16年。

传闻退守台湾后的1950年,蒋介石对着民国的逃兵们愤懑地说:

“我们的中华民国到去年年终就随着大陆沦陷而已经灭亡了!”

且不管这传闻的真伪,总之台湾扛着青天白日旗一直到昨日。

蔡英文在昨天的选举中拿到了破历史记录的选票,吹枯拉朽一般获得了连任。不仅如此,她所属的台独政党也再一次取得了多数席位,拿到了绝对的立法权。从今天起,这个勉强延续109年的国号总算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取而代之的是蔡英文口中的“中华民国台湾”,她大概还没胆子完全摘掉青天白日旗,但是绝口不提、束之高阁却也是必然。

我前晚看了韩国瑜的造势晚会,我想一个选前之夜传唱《古月照今尘》的候选人绝非中华民族的敌人。很多人说他是“韩四靠”,我是不以为然的。我以为政敌是其他政党的敌人,绝非民族的敌人。如今韩四靠在多数暴力的台湾政体下已无依靠。守着一片绿地,恐怕难以耕耘,最终也只能惨淡收场。 他所属的政党,终于咽气了死透了,尸身上的绿苗初现端倪。

奶奶离世已经十年有余,想必这个世道上也只剩下两千来万各怀鬼胎的人们还会用民国记年。百年民国,荆棘满路,可谓是中华民族的苦难写照。奄奄一息,今日终于毙于寄生虫,我为她感到不值。如今民族再无其他选项与寄托,只盼我党能继往开来,“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

古月照今尘
一部春秋史 千年孤臣泪
成败难长久 兴亡在转瞬间
总在茶余后 供予后人说
多少辛酸话因果
百战旧河山 古来功难全
江山几局残 荒城重拾何年
文章写不尽 悠悠沧桑史
悲欢岁月尽无情
长江长千里 黄河水不停
江山依旧 人事已非
只剩古月照今尘
莫负古圣贤 效历朝英雄
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