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杞人忧天

胡思乱想

我老婆孩子都是澳洲籍,我还拿着中国的护照。目前似乎并没有不便,相反回国反而不需要申请往来签证,方便许多。本来心想东奥之后国境能开放,现在看来不过又是泡影一场。今年以来我一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世界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发生一场巨变。尽管我并不信奥运魔咒的存在,但是就是感觉倒数十几天之后的东京奥运将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希望自己是新闻看多了的忧虑症发作,否则依照澳洲那几个傻逼政客的傻逼操作,天知道我会不会成为海外孤忠。

三无岛

最近一段时间平静了一多年的台湾疫情,终于爆了。 我跟一个台湾人聊过这个,他们仿佛真的相信台湾人拥有天然的新冠抗体,极度抗拒民进党政府掩盖疫情的嫌疑。 如今每日新增数百例,死亡率已经超过了全球平均值,他们依旧不相信疫情其实一直在岛内蔓延。盖子被掀开了,谁也没胆子往深渊里面看一眼。不过话说回来,也许对岸的政府跟民众一样,也相信岛内有妈祖庇护,新冠绝无可能在岛内大流行,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白白浪费了一年多时间,什么准备都没有。病毒检测没试剂,医院没病床,预防没疫苗,简直一个三无岛。 好笑的是跪台办热脸贴冷屁股,无偿援助疫苗的意愿不仅被打脸,而且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日本人送了一百多万剂自己不用的AZ给台湾,台湾人千恩万谢,什么肉麻的话都敢说,什么恶心的事情都敢做;美国承诺给他们七十多万剂moderna,台湾人从上至下十分感动,就差以头抢地了。联想到半导体芯片最近的涨价潮,我感觉无论日本人还是美国人心里想着的绝非是所谓的“爱与回报”,而是忧心岛内倘若崩溃,危及到的是他们的半导体产业。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居心到底何在谁也没办法知道。这让我想起史记里面子贡的故事,所谓“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如今世界乱成一锅粥,子贡不知在何处偷笑?

还挺有意思的

前有称病引退的首相后有失言辞职的主席,最后抗大梁的还得是个半边天。一亿国民总玉碎,竟无一人是男儿。

冲塔

日前读到Bloomberg的一篇文章, 说的是著名新加坡燃油交易公司“兴隆”参与赌博最后欠下数十亿美元债务继而倒闭的故事。 去年也就是2020的一月份,武汉封城抗疫的至暗时刻。远在新加坡的兴隆集团老板林恩强认为自己看到了低迷油价的拐点。林认为中国体制能够应付新冠的传播,中国抗疫成功之际必是油价反弹之时。 于是他就赌死对面没有买活,拿着全部身价All in了。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林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尾。除了中国以外,全球主要的耗油大国,美洲欧洲全部扑街。 所以说,99%的正确不如100%的错误并不全然是谬论。

电台节目

彼岸的大国里,自由民主选出来的大统领被社会性死亡,新皇在数万名士兵的簇拥下今日登基。紧急状态下的首都被路障切割成宛若战区。病毒没有达成的成就,被政治捷足先登。推特脸书封禁的选民,挤爆了俄国人做的Telegram。2020已经足够糟糕,2021就这样在光怪陆离的氛围中登场了。

留德十年 – 季羡林

一转眼,时间已经到了1939年。

世界大战

你要是问1939年波兰克拉科夫的市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他绝对不会告诉你二战爆发了。他只会说,德国人打进来了,身边的犹太邻居不知道哪去了,现在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但是……什么是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