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杞人忧天

胡思乱想

我老婆孩子都是澳洲籍,我还拿着中国的护照。目前似乎并没有不便,相反回国反而不需要申请往来签证,方便许多。本来心想东奥之后国境能开放,现在看来不过又是泡影一场。今年以来我一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世界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发生一场巨变。尽管我并不信奥运魔咒的存在,但是就是感觉倒数十几天之后的东京奥运将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希望自己是新闻看多了的忧虑症发作,否则依照澳洲那几个傻逼政客的傻逼操作,天知道我会不会成为海外孤忠。

新州昨天新增了112个Covid确诊,而且据说大概率是Delta变种,而塔岛已经许久许久没有社区病例了。任凭岛外风云变幻,塔岛依旧是风平浪静的世外桃源,小岛防疫只有封关一招便够用,只是继续这样反反复复地开开关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三无岛

最近一段时间平静了一多年的台湾疫情,终于爆了。

我跟一个台湾人聊过这个,他们仿佛真的相信台湾人拥有天然的新冠抗体,极度抗拒民进党政府掩盖疫情的嫌疑。

如今每日新增数百例,死亡率已经超过了全球平均值,他们依旧不相信疫情其实一直在岛内蔓延。盖子被掀开了,谁也没胆子往深渊里面看一眼。不过话说回来,也许对岸的政府跟民众一样,也相信岛内有妈祖庇护,新冠绝无可能在岛内大流行,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白白浪费了一年多时间,什么准备都没有。病毒检测没试剂,医院没病床,预防没疫苗,简直一个三无岛。

好笑的是跪台办热脸贴冷屁股,无偿援助疫苗的意愿不仅被打脸,而且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日本人送了一百多万剂自己不用的AZ给台湾,台湾人千恩万谢,什么肉麻的话都敢说,什么恶心的事情都敢做;美国承诺给他们七十多万剂moderna,台湾人从上至下十分感动,就差以头抢地了。联想到半导体芯片最近的涨价潮,我感觉无论日本人还是美国人心里想着的绝非是所谓的“爱与回报”,而是忧心岛内倘若崩溃,危及到的是他们的半导体产业。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居心到底何在谁也没办法知道。这让我想起史记里面子贡的故事,所谓“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如今世界乱成一锅粥,子贡不知在何处偷笑?

还挺有意思的

东京奥运会因疫推迟,日本今年的樱花季眼看都要过完了,这奥运会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别看日本政客们一个比一个嘴硬,心里怕是锣鼓喧天没人真的有谱。

83岁的政坛老狐狸森喜郎说了一句女人挺麻烦之类的话,结果他就坡下驴,鞠躬谢罪,直接把东奥组委会的主席辞了,现在换上了一个叫桥本圣子的退役女运动员来接替。

前有称病引退的首相后有失言辞职的主席,最后抗大梁的还得是个半边天。一亿国民总玉碎,竟无一人是男儿。

历史不但会重复,还挺会玩嘲讽的。

冲塔

日前读到Bloomberg的一篇文章, 说的是著名新加坡燃油交易公司“兴隆”参与赌博最后欠下数十亿美元债务继而倒闭的故事。

去年也就是2020的一月份,武汉封城抗疫的至暗时刻。远在新加坡的兴隆集团老板林恩强认为自己看到了低迷油价的拐点。林认为中国体制能够应付新冠的传播,中国抗疫成功之际必是油价反弹之时。 于是他就赌死对面没有买活,拿着全部身价All in了。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林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尾。除了中国以外,全球主要的耗油大国,美洲欧洲全部扑街。

所以说,99%的正确不如100%的错误并不全然是谬论。

电台节目

我每天都会听2GB电台的Wake up Australia, 一个早间新闻评论节目。这个节目跟着时事新闻走,话题多种多样,因为开通了听众热线,所以常常能听到普通澳洲人的观点。最近很热门的话题是澳大利亚多大程度上能摆脱对中国的依赖,毕竟40%出口到中国是任谁也没有办法假装看不见的。

民粹的观点自不必谈,主持人号称理性中道。提出来的方案居然是政府应该组织资金号召民众重建产业链,因为澳洲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有工业原料有石油有天然气有相当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他显然不知道把铁矿石炼成能够使用的精钢需要多少工业人口,也没有想过为什么没有国外打工人,许多农民的收获只能烂在广袤的良田里。自2017年通用关闭澳洲最后一个汽车厂开始,澳大利亚已经没有成体系的制造业。没办法提炼的矿石只能是红色斑驳的石头,而支撑一个钢铁生产线,就澳大利亚两千万的人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今日的澳洲似乎在走沙特的老路,或者说澳大利亚本来就大号的沙特。做沙特有什么不好?或许对普通民众而言没什么不好。在可见的将来里,这么大的一块国土,依着太平洋彼岸的大国,养活两三千万人维持现有生活水准似乎并不太难。

彼岸的大国里,自由民主选出来的大统领被社会性死亡,新皇在数万名士兵的簇拥下今日登基。紧急状态下的首都被路障切割成宛若战区。病毒没有达成的成就,被政治捷足先登。推特脸书封禁的选民,挤爆了俄国人做的Telegram。2020已经足够糟糕,2021就这样在光怪陆离的氛围中登场了。

只是在这个世界里,向来是不进则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