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宁

还有四十五天就是女儿以宁的预产期。
我的心里一直有很多个名字,但是真的要用上的时候都觉得不好听。亏得老祖宗的遗泽,看到道德经三十九章里面有云: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

女子为地坤,那就叫以宁好了。将来如果有儿子了,就叫以清,正好凑上天地一对。
我好朋友说,你是准备让女儿修道吗?当然没有!这个年岁里,清净安宁难道不是最好的祝愿吗?我妈说小孩子还没有出生,得等到出生之后再按照生辰八字取名才好。我们夫妻俩人都不以为然,况且在一个英语国家,这个名字注定只能像小名一样在家里喊一喊了。如果让算命先生依照生辰取英文大名,太难为他们了。

妻子怀孕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适,除了早期孕吐乃至今时的腰疼以外,她似乎并没有其他大的不适。好笑的是,随着孕期渐晚,她开始漏尿了。大笑,尿几滴;喷嚏,尿几滴…但凡牵扯到全身性的肌肉瞬间运动,都会漏尿。医生说这是怀孕的正常现象,我自己也Google了不少,也觉得医生似乎并没有敷衍我们,也就笑笑而过,坦然以对。

在我们这里,可以去免费的公立医院生产,弊端是没有单独的产房,没有特殊情况只能在医院待一两天。我们随大流,早早地买了私人保险。保险公司的定点医院是一家非常有名的私立医院,迄今已经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私立医院有独立的产房,而作为准爸爸的我则可以从临盆开始就参与分娩的全过程,分娩后我得以在医院陪护五天,期间医生护士会教我基本的护理知识。

因为疫情的原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几乎没可能过来帮我们,我们只能靠自己度过月子。照顾孩子和老婆,我自信自己能做好。倒是妻子本人显得有点焦虑,四处打听月嫂。这边的月嫂基本都是华人半路出家,而且我本人比较反对一个外人住进家里跟我们同吃喝。所幸老婆同事的妈妈是一位退休的妇产科医生,她答应我们月子里白天来家里帮忙照顾,算是帮我们打消了最大的顾虑。

我从来没有认认真真想过生孩子的事情,一切都是妻子在操心,我打定主意做好工具人的角色。现在孩子快要出生了,心中反而是忐忑中带着不安。

希望一切都好。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