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

我虽然常握着我生命小船的舵,但是在黑暗里,替我挂上了那颗在静静闪烁的那颗指路星,却是我的神。他叫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在我心的深处,没有惧怕,没有悲哀,有的只是一丝别离的怅然。

——《撒哈拉的故事 · 回乡小笺(四版代序)》